勤消毒、降票价、办展览|阔别百日,黄鹤楼迎来重启时刻

作者:匿名    人气:997    发布时间:2022-06-15 09:04:42
现在,黄鹤楼每日开放时间为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黄鹤楼内二层至四层的封闭区域暂不开放,只开放外侧走廊...

4月29日上午,沉寂98天的武汉黄鹤楼公园再次迎客。


黄鹤楼坐落于武昌区蛇山山顶,是武汉最知名的地标性建筑。4月底的武汉,天气炎热,不少游客穿上了短袖。站在黄鹤楼楼顶远眺,不远处的长江大桥、龟山电视塔清晰可见。近处的蛇山树木郁郁葱葱,红色的蔷薇挂在路边的墙上,一片生机勃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1月23日起,全年无休的黄鹤楼闭楼谢客。如今,黄鹤楼在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后迎来重启,它也是湖北省最后一家恢复开放的5A级景区。


开园首日,黄鹤楼举行了简短的“祈福仪式”,邀请了十余名各领域“战疫者”敲钟祈福。这其中,包括接诊数千人次,抢救重症患者和危重症患者数百人次的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急诊科、重症医学科主任付守芝;延迟婚礼,参与火神山医院建设的工人袁绪强;每天接送医疗队上下班的公交司机严建明;在雨雪天仍然坚持配送物资的快递员汪文勇……


祈福仪式上,民警代表撞钟。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战疫者”走上台前,抓住近一米长、包裹着红布的钟椎,向后退了两步,再往前猛地一推,千禧钟发出沉沉的一响。伴随着钟声,游客和“战疫者”们齐呼:“黄鹤归来,武汉复苏”。 


封闭区域暂不开放,门票降价


4月29日,黄鹤楼外引导游客排队的铁栅栏的地面贴上了间隔约1米的警示条,写着“疫情期间,请保持距离”。广场前的值班岗亭上也贴了警示语:戴口罩、不聚集、有序排队隔一米。


早上8点刚过,公园还没开门,虞阿姨和丈夫就在门口等待了。她是从东门进入黄鹤楼公园的第一名游客,为此获得了公园准备的纪念册。“我今天晚上睡到床上都要笑醒。”


虞阿姨是武汉人,昨天听说黄鹤楼重启的消息后“兴奋了半夜”。为了早点出门,她和丈夫今天6点多就起床了。虞阿姨特意穿了一条红裙子,里面还穿了一件旗袍。“我想第一个上到主楼顶上,看看长江大桥,拍拍照。”虞阿姨说,今天她要发一条朋友圈,要告诉亲朋好友,武汉终于云开雾散了。


4月29日上午,虞阿姨和丈夫作为第一批游客登上了黄鹤楼。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与疫情前不同,如今想要进入黄鹤楼,游客至少要通过两道关卡:在公园入口处测量体温并出示“绿码”;在黄鹤楼外扫描二维码,预约入楼时间。


“如果发现游客体温异常,工作人员会先请他们到隔离点休息,过一会儿再次测量体温。要是两次体温都是异常,我们就会通知武昌区卫健局,让他们过来把游客领走。”黄鹤楼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王红念说。


公园的入口处有一把绿色的遮阳伞,伞下放着一张藤桌、几把藤椅,那里是园区暂时设置的疫情隔离点。王红念表示,之所以要把隔离点设在这里,是因为室外通风好,可以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


4月29日早上8点半,首批游客入园前扫描健康码。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与疫情前夏季“早八晚七”的开放时间不同,现在,黄鹤楼每日开放时间缩短为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此外,黄鹤楼内二层至四层的封闭区域暂不开放,只开放外侧走廊。黄鹤楼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表示,黄鹤楼的成人门票单价已从70元降到60元,这个价格会持续到所有封闭的区域全部开放为止。


4月29日,新京报记者在黄鹤楼内看到,每层楼外侧走廊和室内空间联通的区域都被放置了约半米高的木栅栏并贴了纸条:疫情防控,暂不开放。


按照以往经验,黄鹤楼日均客流量可达万人,4月底更是旅游旺季,单日最高客流量约5万人。但为保证安全,重新开园后的黄鹤楼实行了限流措施,每半小时最多允许300名游客入楼,单日可接待最大游客量5400人,仅为过去游客流量的约1/10。


据黄鹤楼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为确保防控安全,目前黄鹤楼不提供窗口售票,游客需在互联网平台预约购票。而每日的互联网预约购票数量仅限4000人,其余名额将留给各类免费优惠人群——除持有相关免票证件、黄鹤楼年票的游客外,还有医护人员、环卫工人等。


2月20日,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曾宣布,湖北所有A级旅游景区5年内对援鄂医疗队员免票,黄鹤楼亦在免票的景点之列。王红念告诉新京报记者,除援鄂医疗队外,疫情医护人员、环卫工人、警察等在疫情期间做出贡献的特殊行业人员也可免票——不限户籍,但必须是疫情期间在武汉工作的。他们通过单位开具的介绍信,可以免费领取两年的黄鹤楼年票。


既要消毒,又要减少对建筑的损伤


重新开园后,黄鹤楼的防疫消杀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自1月23日闭园起,黄鹤楼每天都要消杀。闭园期间,每天消杀一次;重开后,大部分区域每天消杀两次,卫生间、垃圾场等重点区域,每天消杀四次。


据王红念介绍,黄鹤楼消杀的主要用品是酒精和84消毒液,所有人体可以接触的区域,比如电梯按钮、门把手等,只能使用酒精消毒。但酒精、84消毒液均具有腐蚀性,如何在高频率消杀的同时尽量减少对建筑的损伤,是工作人员需要考虑的问题。


4月28日,工作人员在黄鹤楼主楼内进行消杀。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宋师傅在黄鹤楼负责消杀工作。每天早上7点多,他就会穿戴好防护服、手套、口罩,背着一个装有40升消毒液的箱子,开始喷洒消毒。根据不同的消毒需求,消毒液的配比也不一样。比如每天早晚的日常消毒,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约为1:200;每周一次的深度消毒,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约为1:150。


宋师傅还会运用喷头晃动的幅度、速度控制消毒液的形态:幅度小、速度慢,喷出来的消毒液会在地面凝结成水滴,适合深度消毒;幅度大、速度快,消毒液会形成薄薄的雾气,对物体表面腐蚀性弱。


为减少对建筑的腐蚀,每次消毒的二三十分钟后,工作人员都要用清水把消毒的部分擦洗一遍。要想完成黄鹤楼主建筑的消杀工作,两三名工作人员至少要干2小时。


“闭园期间消毒液用的多,正常情况下,每天至少用掉14斤。但酒精用的少,一个月也就2斤。”黄鹤楼公园保洁处工作人员李明说,但开园后游客增多,预计酒精的使用量很快就会超过消毒液。


据工作人员介绍,刚闭园的一个月,保洁处的100多名员工中只有包括宋师傅、李明在内的3人值班,但除了不用处理游客丢弃的垃圾外,每天的保洁、消杀工作并不轻松。宋师傅说,4月8日起,保洁处的70多名工作人员已恢复上岗。等到黄鹤楼公园室内区域完全开放,其余30多名保洁人员也将回归岗位。


疫情期间的特殊游客


在黄鹤楼工作了十多年,李明从没经历过这么长的闭园期。


1月23日闭园当天,她和另外两名同事到公园值班,三人分散在不同角落,谁也看不见谁。她突然有点不习惯——太安静了。“以前再怎么没有游客,工作人员还是有的,那天连工作人员都没了。这是不可想象的。”


闭园期间,黄鹤楼只接待过一类游客:200多批次、共6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援鄂医护人员。而接待援鄂医护人员的想法,源于黄鹤楼员工与医疗队的一次偶遇。


层层叠翠中的黄鹤楼主楼。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3月底,一名黄鹤楼工作人员从汉口开车到公园值班,途经长江大桥时,遇到了停车拍照的医疗队。彼时,黄鹤楼尚未开放,医护人员想看黄鹤楼,长江大桥上是最好的位置之一。


王红念说,此前,大家也在媒体上看到过医护人员想在离开武汉前逛逛黄鹤楼的想法。经过协调,医疗队只要经过其住所所在行政区的防疫部门同意,并带着介绍信提前预约,就可以到黄鹤楼参观。


最早到来的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的5名护士,她们1月30日来到武汉,4月3日回家前登上了黄鹤楼。为了感谢专门等待的工作人员,护士们录了一段视频。在镜头前,护士们摘掉口罩,做了自我介绍,还唱了一首感谢的歌。


游客在黄鹤楼上留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在王红念看来,黄鹤楼接待医护人员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一旦前来参观的医护人员中只要有一例感染,对公园职工和其他医护人员来说,都是一件危险的事。为了尽量降低风险,那段时间,黄鹤楼只开放了主楼外廊和室外游览区域,每次只接待一两个医疗队,游览人数也被控制在200人以内。


随着疫情逐步缓解,从4月初开始,来黄鹤楼参观的援鄂医疗队越来越多。最多时,黄鹤楼一天接待了6批医护人员。王红念发现,医护人员和普通游客一样,最喜欢在能看到“黄鹤楼”牌匾的门口拍摄标准的“游客照”。


“武汉一定赢”


关闭近百天后再次开门,黄鹤楼原本空旷的广场两侧增加了两面白色展览墙,墙上挂着约60幅漫画家林帝浣创作的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漫画——《武汉一定赢》。


林帝浣是广东人,学医出身,毕业后一直在大学教书。1月底,他从新闻上看到武汉疫情的消息,随后创作了一组小老鼠戴着口罩拜年的漫画。这是林帝浣与疫情相关的第一组作品。


此次展出的漫画,包含了疫情期间各行各业人员的日常生活。一幅画作中,一名穿戴着防护服和口罩的医护人员,奋力托起一个比自己还高的深蓝色医用氧气瓶,下面写着“隔离病区女护士:生生被疫情逼成女汉子,比我重的氧气瓶也能搬”。另一幅画作里,一名头发微卷、戴着围裙的女性,一手拿着炒锅,一手拿着铲子,嘴里说着:“关在家里十几天了,会炒的菜都炒过一遍了,剩下的只有吵架了。”


《武汉一定赢》的部分作品。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黄鹤楼主楼旁,游客参观小林漫画《武汉一定赢》画展。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林帝浣说,当初创作这些漫画,是希望通过比较轻松的方式安抚大家的情绪。“毕竟我们都没经历过封城,我希望漫画能起到陪伴的作用,帮大家积极、阳光、勇敢地面对疫情。”


据林帝浣介绍,疫情期间,这些漫画曾在多家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展出。一名广东省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告诉他,漫画展出前,大家工作很辛苦、很疲惫,脸上没有笑容,“很木讷”。但漫画送来后,医疗队利用休息时间布展,“布展时大家讨论漫画、开玩笑、打闹,气氛轻松了很多。”林帝浣说。


王红念认为,重新开园的黄鹤楼举办漫画展,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防止游客聚集。“现在室内区域不开,如果没有一点项目,游客很容易聚集到主楼里面,所以你得提供一些可以参与、体验的东西,把游客尽量分散开。”


没能见证黄鹤楼的重开时刻,林帝浣有些遗憾。但他已经约好了援鄂医护人员,等到疫情好转,大家还要一起再去逛逛黄鹤楼。



新京报记者 李桂

编辑 滑璇  校对 卢茜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