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三十位经销商面前,贵州醇朱伟回应三年40亿质疑

作者:匿名    人气:943    发布时间:2022-08-18 16:49:48
新京报讯(见习记者薛晨)换了面孔的贵州醇正在跳出与“亏损”等负面舆情深度捆绑的局面。自综艺集团操盘之...

新京报讯(见习记者 薛晨)换了面孔的贵州醇正在跳出与“亏损”等负面舆情深度捆绑的局面。自综艺集团操盘之后,贵州醇新任董事长朱伟接连发布一系列探讨年份酒的文章,在公开场合让贵州醇以“真年份”的全新形象示人,并打造出全新的系列产品,同时,新的经销商团队也正在加速组建。


5月13日,新京报记者在参与贵州醇酒厂举行的经销商现场沟通会时了解到,目前全新的贵州醇已定下了三年40亿的发展目标,在回应外界对此目标的质疑时,朱伟谈到,除了贵州醇单一酒厂的变身外,接下来更将以每年收购1到2家省级酒企的速度,逐步打造出一家“帝亚吉欧”式的酒业集团,实现发展目标。


再谈三年40亿计划


5月13日上午,与贵州醇董事长朱伟进行面对面沟通的,有来自浙江、广东、广西、海南、江苏、河北六个省份的近30名已签约或意向签约的经销商客户。沟通的关键话题除了对目前白酒行业发展现状的剖析,更重要的是涉及到了贵州醇接下来的战略以及厂商合作理念。



具体来看,贵州醇目前的新战略中最为关键的是“真年份酒“战略。事实上,近一段时间围绕“真年份酒”这一概念,贵州醇董事长朱伟在公开渠道以及社交平台上已做足了文章。朱伟表示,之所以拟定“真年份酒”战略,是因为这是目前白酒行业最大的发展机会,尤其是结合近期国内市场表现出来的年份老酒热潮,这一趋势已呼之欲出。而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年份酒在国际烈酒文化中也占据着一席之地。


围绕“真年份酒”这一核心,贵州醇试图通过从紧的货源供应指导原则,来保证手里的真年份酒产品得到最合理的分配。这样的渠道战略关键在于厂家如何进行好供需关系的把控,贵州醇也希望通过从紧原则,在保证各层级有充足利润空间的同时,维护好贵州醇产品在终端的市场价格,解决可能存在的市场秩序问题。



朱伟在交流会上还指出,之所以贵州醇敢于以“真年份酒”作为企业接下来发展的关键要素,除了是对未来白酒市场走向以及企业自身状况进行综合考量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贵州醇多年积累的大量优质陈年老酒是企业当前最为重要的竞争优势之一,这一优势可直接转化为市场竞争力。


在此基础上,贵州醇要在三年时间内实现40亿元的业绩目标,并以每年收购1家或2家省级酒企的速度,逐步整合形成类似于国际知名烈酒集团“帝亚吉欧”的酒业集团。


紧跟白酒“集中化”趋势


庞大的目标之下,贵州醇在既定的路线上开始了狂奔。


5月11日,贵州醇与广州丰纪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第一年度销售目标五千万元的合作协议;此前更与南通的经销商达成了首批款1000万的合作。不过,朱伟在其头条号中发布的信息显示,贵州醇目前签订的合作协议中所体现的数据,也引发了质疑。


有业界观点告诉记者,之所以部分行业人士产生这种质疑,更多是对经历了多年亏损的贵州醇能否如此迅速走出泥潭的一种担忧。在维维集团执掌贵州醇的数年间,贵州醇历经多次高层调整却无法挽回颓势,自2012年-2018年,分别亏损1296.5万元、8822.39万元、5681.85万元、4920万元、4907万元、5151万元、2142万元。更重要的是,贵州醇已经错过了本轮白酒行业的黄金发展期,目前白酒市场的增长已趋向平稳,并且愈发向行业龙头企业集中,真正留给贵州醇的市场空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不过朱伟显然不这么认为,在回应质疑时朱伟表示,“真年份贵州醇将在种种质疑中不断前行,实业发展的瓶颈有时候不是客观现实,而是我们的想象力和眼界”。


豪言壮志之外,朱伟向记者详细解释了对目前白酒行业的市场空间的看法。首先是白酒市场这块“蛋糕”的整体容量足够庞大,能达到1万亿元左右;其次是超高的利润率,尽管在过去十年厂商之间的利润分配不尽合理,但行业的利润率依旧是可观的;另外,白酒行业依旧处于比较分散的阶段,行业集中度还有待提高,这意味着所有从业人依然还有较大的机会,贵州醇同样希望在集中到来之前参与到行业的竞争中去。


搭建新型厂商关系


为此,贵州醇在放弃过去所有的产品,推出全新的浓香、酱香“真年份酒”之外,还期望通过搭建新的厂商合作理念,来达成企业宏大的发展目标。朱伟用一句话形容当前贵州醇与厂商之间的关系,即“目标一致,分工不同”。


具体来看,贵州醇的厂商合作理念在严格之余保留了充足的运作空间,并极力给厂商减负。在货源上,贵州醇要求经销商要长期保持低库存,能够保证不断货即可,但有需要时依然是“该断货就断货”;与此对应的是对经销商的首批款没有硬性要求,也不给经销商强制拟定年度任务;在市场费用上绝大部分由厂方进行投入,以保证发展效率。


对此有观点指出,贵州醇搭建的新型厂商关系,从目前来看给经销商预留了较高利润空间的同时,也在试图找到一条维护贵州醇新产品价格体系稳定的路径。这两者能够达成平衡对于一家仍处于扭亏阶段的企业至关重要。贵州醇在一段时间内依然需要面对品牌价值偏低、渠道网络不健全等现实问题,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又进一步放大了贵州醇新产品在消费场景中重现的难度。携资本巨浪而来的贵州醇能否在全国性酒企以及区域名酒的双重挤压之下重新拾回往日的荣光,与“真年份酒”能否在全新的经销商体系搭建过程中真正成为贵州醇的名片息息相关。


新京报见习记者 薛晨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王心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